长烟千里

一个脑洞片段

大概就是云深求学期间的忘机梦见了问灵十三载时的忘机




蓝湛自梦中醒来。
虽然知道那只是一个梦,但梦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太真实了。就好像,他真的有那么一个挚爱之人,就好像,他真的与他天人永隔一样。
蓝湛知道那只是梦,却仍然忍不住地在巡夜时仔细回想。
就在他走到云深不知处的一个角落时,突然有一个人从墙外跨了进来。
他伸手抓住了那人的一只脚,说“夜归者不过卯时不允入内。收回去。”
那人却是嬉皮笑脸地回道,“我这都跨进来了,怎么收?”
他也跳上了墙檐准备亲自赶他出去,却看见这人手里还提着东西。
“这是什么?”
“天子笑!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
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依然笑着,笑得明媚,就像他梦里那个同样丰神俊朗,笑得明媚的少年。

一个脑洞

         做梦梦见羡羡没有被献舍,忘机孤独终老,死后重生回云深求学之前,然后忘机就默默等着羡羡来求学,然后散发狗粮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太太能写?

第一次住民宿,感觉很棒啊

从军行 杨炯
烽火照西京,心中自不平。
牙璋辞凤阙,铁骑绕龙城。
雪暗凋旗画,风多杂鼓声。
宁为百夫长,胜作一书生。

这其实就是梵云飞的原型吧